20170825165657-5ba4279bdfca2628b713a0e6440d384d-tablet 

  

 

我們是不是該尊重同是上帝造物之下的生命呢?身為高雅的人類們,在慶幸你我沒有缺失的當下,更不能歧視他們的天生。雲兒

 

【鏡相人間】我的身體有個祕密:台灣首位現身陰陽人丘愛芝專訪之一

文|陳昌遠    攝影|宋岱融    影音|管佈霖

丘愛芝是華人世界第一位公開現身的陰陽人。

他肚子下方的疤痕,是祕密與恐懼的象徵,父母不提,自己也曾經不敢面對。出生不久,他被手術決定是女生,也以為自己是女生,但成長過程中,卻越來越男性化。

然而當男生他沒有陰莖,當女生卻沒有胸部與月經,丘愛芝說:「我是誰?我是男生還是女生?我能愛男生還是女生?誰能愛我?誰會愛我?這種種問題,內心都是充滿掙扎與糾結的。」

38歲失戀的打擊,讓他開始面對自己的生命,追索身體的真相,依靠的是1張6歲時的病歷,過程除了揭開身體不能說的祕密,也解開自己與父母的傷痛。

那一年丘愛芝讀高中,他與3位男同學到山上露營,晚上躺在睡袋裡,驚覺男人的手摸了過來,先是摸胸部,又摸過下體才停止。丘愛芝說:「感覺被當成一個玩物,但我害怕的不是被侵犯。」那害怕的是什麼?「害怕被發現。」發現什麼?「發現我身體上有一道疤痕,那麼明顯,被看到怎麼辦?又該怎麼解釋?」丘愛芝將手放到疤痕上,那位置在肚子之下,私處之上,接著他說:「那時的我,不知道如何解釋我的身體,因為我不是男生,也不是女生。」

童年時期的丘愛芝是可愛的小女生,穿洋裝,也玩洋娃娃。(丘愛芝提供)
童年時期的丘愛芝是可愛的小女生,穿洋裝,也玩洋娃娃。(丘愛芝提供)

關於疤痕與身體,51歲的陰陽人丘愛芝談起時,像是拼湊著記憶的碎片。6歲那年,他「被進行」了2種手術。他依稀記得躺在病床上,哥哥、姊姊來為他這個排行第五的「么妹」加油打氣。可是,「他們並不知道我開的是什麼刀。」手術留下疤痕,長大後問起父母,得到的答案是:「割盲腸。」但後來他的同學也割盲腸,比對發現位置不一樣,父母為什麼隱瞞?又隱瞞了什麼?不知道。

在還沒確認自己是陰陽人之前,他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是女生,畢竟他的名字很女生,身分證上的性別也寫著女生,小時候的他,是一個會玩洋娃娃,喜歡紅色與粉紅色的女生。成長的過程中,他接受所有關於女生該知道的事,卻逐漸發現自己的身體跟別人「不一樣」。

 

出生當時帶二套

丘愛芝說:「當時是覺得月經都沒來,好像都沒長成跟別人一樣,我讀女校,大家都已經發育了,我就很慢,有同學月經很早就來,我就很怕我月經忽然來。」他曾經看見其他的女同學初次月經來,猝不及防二腿是血的光景,「所以我就努力,謹慎地等待我的月經。」51歲的他幽默地說:「但是等到現在都沒有來。」

丘愛芝說:「當時是覺得月經都沒來,好像都沒長成跟別人一樣,我讀女校,大家都已經發育了,我就很慢,有同學月經很早就來,我就很怕我月經忽然來。」他曾經看見其他的女同學初次月經來,猝不及防二腿是血的光景,「所以我就努力,謹慎地等待我的月經。」51歲的他幽默地說:「但是等到現在都沒有來。」

丘愛芝國中讀女校,當身邊的女孩紛紛成為女人時,他卻越來越像男生。(丘愛芝提供)
丘愛芝國中讀女校,當身邊的女孩紛紛成為女人時,他卻越來越像男生。(丘愛芝提供)

發育在十歲停止,總是同學中最高的他,越來越嬌小,只有144公分。屬於女生的青春期一直沒有來,反而長了小小的喉結,以及一點點鬍鬚,手臂也有了肌肉,他的外貌越來越像男生。

國中時,爸爸曾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認為是成長激素不夠,每個禮拜打針,但無效。身體太奇怪了,他開始質問父母,但是:「我每次問,我爸媽都是要哭的樣子,開始跟我道歉。」道歉是為了什麼?不知道。

某一次又問起,父親默默給他6歲時的病歷,上頭一行行英文草寫,他比對查出了2個單字:「性別模糊、假性陰陽人。」這答案令他感到害怕,於是將病歷壓在箱子底下。

害怕,但仍想知道。他問母親,看見母親以驚恐的表情,告訴他:「你出生時有二套。」丘愛芝說:「可是沒說有二套什麼,講不出來,其實我也不曉得她在講什麼。感覺是很痛苦的事,不能再問下去,因為爸媽都很痛苦,會哭的。」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70825pol009

創作者介紹

雲兒的部落格

雲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