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7165430_99638  

 


郭惠珍醫生(即道證法師)
您認得出那是誰的肉?

當我在外科實習的時候,每一天都要開好幾刀,每一次的手術,總是會切掉病人身體裡面一些組織或者器官;比如說:切掉一段胃啰,切掉一節腸子,或者把膽割掉,或者拿掉子宮,甚至鋸掉一只腳,其至用電鋸把人的頭蓋骨鋸開......。醫院都會把手術切下來的東西,送一些切片去檢查,其他的部份沒有用,就由專人去處理。

有一天我從醫院移後門要回家,剛好遇到來處理的專人,他帶一個大大的塑膠袋,裡面都是裝一些從人體割下來的東西。胃啦、腸子啦、膽啦,他拿著那個袋子正要走出醫院的後門。我們醫院後門外面有一攤是賣豬肉的,這位專人提著那個袋子從豬肉攤前面走過去,我看到這一幕忽然間楞住了!因為,實在是一模一樣啊!假使有人調皮開玩笑,把自己割下來的胃、腸,或者是自己切下來的腎髒,也放到那豬肉攤位上,和豬肚、豬腸,種種豬內髒擺在一起,可能您也認不出來,說不定還會買回去吃得津津有味呢!

實在太像了!

我們讀醫學院,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要研究‘人體解剖學’,很多同學都自然不敢吃肉,為什麼呢?動物的肉和人肉實在太像了!在解剖台解剖屍體下來,再去自助餐店看到肉,無論平常多愛吃肉的人,都沒胃口,總覺得和台上的人體肌肉、內髒、形狀、味道都一模一樣。

假如我們自己要被開刀割肉,就會害怕得全身發抖,但是吃別的動物被割下來的肉,就說:‘真香!真好吃!不吃不行,不夠營養。’令我想起一首詩:莫道群生性命微:我們不要認為其他眾生的生命都是微不足道,不值得重視的。一般體肉一般皮:它的骨肉和皮都跟我們一樣,是會痛的。設身處地扪心問:我們設身處地交換角色來問問自己。誰肯將刀割自身:有誰肯拿刀割自己的肉給人吃呢?

奇怪的衛生觀念——親吻屍體?

人有時很奇怪,假如知道某人有病,即使是親人,也不敢用他用過的碗筷,甚至怕吃到他的剩菜,怕吃到他的一滴唾液。而且和‘人類’共餐,常強調‘公筷母匙’,大家都認為這叫‘講究衛生’。假如親人肉上長膿包,大多數人也絕不敢去吸他的肉和膿。但是,人們卻常把很多不知有沒有生病的動物,大塊大塊的屍體(當然含唾液、體液)放入口中親吻又嚼食,也把其肉汁、血液(比唾液嚴重多多)放入口中吸,還說‘好吃’,完全都沒考慮:這是否符合自己對‘人’時所講究的‘衛生觀念’?可能是動物比人更干淨健康吧!

很多人晚上不敢自己一人到‘人體解剖室’,也不敢自己一人到殡儀館冷凍庫,說是怕死屍,不知道自己家中的冰箱內,死屍更多,而且有的斷頭,有的斷腳。

也有很多人不敢晚上自己去墳墓,說是怕鬧鬼,不知道自己的肚子也經常作動物的墳墓、鬼屋,而且隨便‘下葬’,都沒看‘好風水’。

笑中覺醒

以前有位林世敏老師很風趣,他告訴我們說:假如您要勸人吃素,千萬別講:‘你吃的魚罐頭,就是個魚棺材’,也別講‘你吃的香腸,那個腸原是裝豬大便的’,(相信如果用‘糞筒’改盛飯菜,你是不會去吃那飯菜的),您要勸人吃素也別講‘漢堡裡包的是牛屍體’,以免讓人起反感......。同學們哄堂大笑,也在笑中覺醒了......

 

 

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2/21004.html

 

創作者介紹

雲兒的部落格

雲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