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norton richard gere dalecooper primal fear ~memorable performance right 

 

 

達賴喇嘛在得知他是個演員後,開門見山問他:「當你表演生氣時,你是真的生氣了嗎?當你表演哭泣時,是真的哭泣了嗎?」 


李察認真回答:「在表演時,如果我讓自己真的相信正陷入某種情緒而不可自拔,那麼我就會演的很逼真..」 聽了他的回答,達賴喇嘛先是深深的看進他的眼睛,然後,無預警的開始大笑──歇斯底里式的大笑...。 
 

  或許你不曾料到,演紅《美國舞男》、《麻雀變鳳凰》、《落跑新娘》的李察吉爾,竟然是在千萬個不願意下成為性感偶像的。多少年來,他努力想在演藝之路呈現自己的豐富內涵,而不願只當個讓女人興奮尖叫、讓男人嫉妒跳腳的帥哥。但在自我證明之前,他的內在卻飽嚐天人交戰的滋味…。

 

13 julia roberts richard gere pretty woman gotta love this film 

 

親近哲學 走出憂鬱
 

  李察‧蒂芬妮‧吉爾於 一九四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出生於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父親是個保險推銷員,母親是尋常的家庭主婦,家中成員還有三個姐妹及一個兄弟。從小,他就接受專業的音樂與體操訓練,至少熟稔四、五種樂器,還練就一副好歌喉、一身強健的體魄。

 得天獨厚的條件,使得他成為中學時期的校內風雲人物;他常在同學們的鼓動下秀上一段精彩的鋼琴、小號或吉他表演,甚至可以信手拈來,為校內的的表演節目作詞作曲。

  然後,畢業前夕,他贏得體操獎學金,風風光光進入麻薩諸塞州的大學就讀。但令人跌破眼鏡的是,他主修的竟是冷門的哲學。

  其實,儘管才華洋溢、風頭穩健、人人稱羨,青年時期的李察卻不快樂。他總揮不去隱遁於內在的孤獨與憂鬱,諸如「我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這樣的疑問纏住了他。這也是他為何選擇主修哲學的原因──他必需在發瘋前找到能夠說服自己好好活下去的答案。

  於是,他開始耽溺於西方哲學家的著作,探索一些前所未見的思想概念,終於,他發現愛爾蘭哲學家柏克萊(Bishop Berkeley)所提出的「感覺理論」,正是他所困惑的抽象問題。

  李察覺得柏克萊的這兩段話頗值得玩味:

  「蘋果的味道其實不在蘋果本身,也不在人的嘴巴裡…。蘋果的味道需要兩者之間的聯繫。」
  「如果一棵樹落下了果實而無人聽聞,那麼這件事還算是真的發生過嗎?」

  類似的哲思,迅速開啟李察心智上的視野。他發現,這些看來無義於三餐飯飽的腦力激盪,才真的能充實他的人生。

  然而,鑽研一段日子後,他又遇到瓶頸了──精神遊走於「存在主義」與「虛無主義」之間,幾近崩潰的邊緣。他只好繼續探究書店中任何能提供解答的書,直到發現沃特‧伊文斯-文茨(Walter Evans-Wentz)根據藏傳佛教所寫的《西藏死亡之書(Tibetan Book of the Dead)》,才找到了能解套的答案。

 他終於認知到,「虛無」這字詞並不能適切形容他所嚮往的靈性層面,佛法中所提到的「空性(Emptiness)」才真切觸及了人間的實相─可捉摸的,未必真實;不可捉摸的,卻未必不存在。《西藏死亡之書》深深震撼了李察。從此,他積極跟隨佛法,更與西藏結下不解之緣。

  若非曾赤裸裸的表白內心的世界,又有誰能從李察野性十足的外表洞悉到如此奧秘的精神層面?內在的李察,其實是比較接近自律嚴苛的僧侶的。因此,不難想像,當他被虛擬的戲劇一次又一次塑造為貪情多慾男時,會是多麼的尷尬難當?但李察到底是盡職的扮演了一代性感巨星,滿足了女性對男性的想像;且成功突破角色的限制,蛻變為正義的代言人….。

 

李察基爾 

 

擋不住的光芒
 

  李察渾身上下不斷跳躍的藝術細胞,讓他想不被注意也難;大學未畢業,知名表演社團「省城藝人(Provincetown Players)」中的一個導演看準他的潛力,引領他加入「西雅圖專業劇團(Seattle RepertorySeattle Repertory Theatre)」,擔任吃重演出。但李察感到劇團當時的環境沉悶且無聊,沒待上多久,便轉往紐約碰碰運氣。果然,獨特的魅力又蠱惑一干百老匯的歌劇導演,在爭相邀約下,李察成了一九七○年代初期倫敦和百老匯音樂劇中的熟面孔。

一九七五年至七七年,李察以《報告專員(Reportto the Commissioner)》及《尋找 顧巴 先生(Looking for Mr. Goodbar)》進軍影壇;雖然表演功力受到肯定,但他在這兩部戲中所扮演的正直角色並沒獲得太多迴響。一九七八年,李察爾在遊歷尼泊爾途中拜訪了西藏,在那兒與許多僧侶與喇嘛交換人生經驗;返回美國後,他在百老匯戲劇成功詮釋一名集中營的囚犯,而榮獲「劇院世界獎(Theatre World Award)」。

  一九八○年的《美國舞男》更讓他在一夕之間紅的發紫!片中,他為了追求更高檔的物質享受而當上高級應召男,並與參議員的妻子墜入情網,捲入一樁謀殺案….。由於角色過於聳動大膽,他成為當時保守的美國人茶餘飯後的話題;而話題,總不忘繞著他「從頭到腳的性感」打轉。

  接下來,無論是主演警匪片、驚聳片、愛情片、喜劇片,李察都難逃發情、脫衣、上床、high到最高點的戲碼。而經典浪漫愛情片《軍官與紳士(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更讓他獲得金球獎提名,奠定性感巨星的地位。

  李察的際遇可說是平步青雲,不知羨煞多少懷才不遇的戲子。但在大學時代就與靈性有過美麗相遇的李察,卻越來越矛盾;他在戲劇中所扮演的角色,與自己對生命的深層認知落差是如此之大啊!身為一個名滿天下的職業演員,他知道除非徹底遠離紅塵,否則掙扎將是永無止境。

  他曾表示:「如果不離開喧囂市集,我也就沒有機會真正的面對自己內在的隱憂、裂痕和黑暗面。」「我的問題在於,我才剛發現可能存在的極樂世界,如果能夠的話,我願停留在那裡。」

  後來,因緣際會下,他在印度第一次見到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當時,達賴喇嘛在得知他是個演員後,開門見山問他:「當你表演生氣時,你是真的生氣了嗎?當你表演哭泣時,是真的哭泣了嗎?」李察認真回答:「在表演時,如果我讓自己真的相信正陷入某種情緒而不可自拔,那麼我就會演的很逼真...。.」 

  聽了他的回答,達賴喇嘛先是深深的看進他的眼睛,然後,無預警的開始大笑──歇斯底里式的大笑。他笑李察竟能相信情緒是真實的,更笑他為假想的愛恨情愁而工作得那麼辛苦。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達賴喇嘛雲淡風清似的開示,竟瞬間剪斷了綑綁李察多年的心靈之鎖。非常有技巧有效率,沒有任何責備,卻一針見血!李察自覺生命改觀了。從此,他成為密宗格魯巴派的忠誠弟子。而演戲,無論是什麼類型的戲碼,對他而言都不再是捆綁,因為,他已懂得讓戲中的意涵豐富自己的生命,而不再馱負著各種稍縱即逝的情緒過生活。

  從影二十多年後,他完美詮釋了《芝加哥》裡的滑頭律師,而擊敗尼可拉斯凱吉、休葛蘭等強勁對手,抱走第一座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李察與名模特兒辛蒂克勞馥 (Cindy Crawford) 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之後,他與凱莉洛維爾 (Carey Lowell)穩定交往,並於二○○○年二月生下一個兒子。兩年半後,這對愛侶舉行秘密婚禮,決定相伴一生。當事業、婚姻都走上堅實的道路,他也開始積極的實踐另一遠大的理想…

 

為動物權發聲 為人權奔走
 
 
國際巨星、傑出鋼琴演奏家、詞曲作家、性感偶像…這些稱號,對李察而言都是浮雲若夢;他最終想要安住的角色,其實是人道主義者、動物權支持者,及虔誠的佛教密宗格魯派信奉者。 多年來,他加入「國際倖存者(Survival International)」組織,支持世界各地的部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不息公然對抗強權以捍衛弱勢族群的生命、土地與基本人權。他遊歷中美洲,呼籲全世界對抗血腥鎮壓;關懷兒童療養團體,協助兒童們平撫因見證屠殺而衍生的心靈創傷;也為「愛滋病行動主義者」貢獻心力,而獲頒哈佛大學的榮譽獎章
 

 一九九四年,在倫敦「哈羅德百貨公司(Harrods)」拍賣會上,李察捐獻五萬英鎊的出席費給「國際倖存者」;且擔任呼籲慈善捐款之廣告代言人。他說: 「人們一旦失去自己的國土,便什麼也沒有了。你若失去你的國土──你也失去了你的文化,你也失去了自我。」「除非所有的人團結一致不分你我,否則,我們這個星球也不能存活太久。」

李察相信,只要任何一個個體承受了痛苦,那麼這痛苦也將無限延伸給其他人。基於此一同體大悲的概念,李察成為一個支持「動物權」的素食者。他曾公開這麼譴責不把動物權當一回事的人:「動物權戰役的確觸怒了一些人。但荒誕可笑的是,比起那些死在肉品工廠中的大量動物來說,他們的憤怒根本算不上什麼!」「身為這個星球的看守者,我們人類的確有義務以仁慈、愛與同情來對待所有生命。但人類加諸在動物們身上的殘酷行徑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拜託大家幫幫忙,停止人類的瘋狂!」

  李察也轉述達賴喇嘛的言行來告訴世人,「尊重生命」這樣的理念,其實是可以從細微處來強化的。話說,有人曾問達賴喇嘛:「如何教育一個孩子關心並尊重所有的生命?」他回答:「那要看你是否能愛護且尊重一隻昆蟲,有些事物我們似乎生來就嫌惡。然而,如果我們以最基本的仁慈去感覺昆蟲的知覺與潛能,看到牠的豐富,那麼,我們便在心性上前進了一大步。」 達賴喇嘛也認為,「無私的母愛」便是慈悲與憐憫的象徵;想要培養「尊重生命」的心,不妨向母親對子女的愛看齊。

  不管是為動物權發聲或為人權奔走,佛法中的義理皆給予李察牢不可破的勇氣。他自覺二十多年來透過佛法的薰陶,已通過許多不同階段的考驗。好比說,好些過去令他憤慨不平的事,如今回看,卻是另一番不同的滋味。他的世界變大了──五湖四海皆兄弟;可嘆是,所面臨的考驗,也跟著變大了…

喜見靈性的故鄉
 

  正如不忍看到中美洲國家發生血腥鎮壓,他對西藏的處境也是寄予同情:「對一個旅者而言,看到西藏人如此承受痛苦與恐懼,是件徹底毀滅遊興的事。」

  為了維護西藏的人權與文化,他成立「李察吉爾製作公司」,為羅色林寺的僧侶團製作影音紀錄,向全世界播送西藏的傳統音樂、舞蹈、藝術;以「梵音樂舞療世間」為題,喚醒世人對此古老文化的記憶。

  當然,他為西藏所做的努力,讓立場相左的中國官方將他列為黑名單。但中國越是封殺的緊,他便越支持西藏追求獨立;儼然成為西藏在國際社會的代言人。二○○○年,美國前第一夫人艾琳諾‧羅斯福頒贈「人道獎章」給李察,以表支持西藏的人權與自由。

  走上這樣一條荊棘叢生的路,李察無憂也無懼。他永遠記得,當自己與遺世獨立長達二十或二十五年之久的西藏人交談時,是多麼訝異於他們的純真與良善!他們,西藏的子民,竟一點兒也不怨恨中國官方對他們的傷害;反而發自內心的同情、憐憫那些早已喪失純真本性的人。

  於是李察相信,從另一方面來說,西藏所承受的苦難並非全無價值:「正是這樣一個無情的處境成就了一群心地良善的人民,一群默默耕耘心靈淨土的人間菩薩!」也於是,不管未來可能得面對多少風雨,他的笑容仍和煦如春風,喔,那應是,尋見靈性故鄉後的一派悠然。

http://www.suiis.com/column/ColumnArticle.asp?id=434

創作者介紹

雲兒的部落格

雲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