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_mccartney 

2009年12月3日,歐洲議會舉行關於“全球暖化和糧食政策”的聽證會,在英國發起“週一無肉日”的保羅·麥卡尼爵士、IPCC主席拉金德拉·帕卓里博士等到場發表演講,針對一周後的哥本哈根峰會呼籲“少吃肉,少排放”。

 

 

保羅·麥卡尼的發言:

 

謝謝。感謝今天邀請我來這裏。我在此代表我們從英國發起的“週一無肉日”運動講話。我是在讀了聯合國在2006年發表的報告《牲畜的巨大陰影》之後,才發起這項運動的。這個報告讓我感興趣的是,它的作者不是素食者。我覺得,如果這個報告是素食者寫的,人們會說“瞧,你們就會這樣說”,對此我可以理解。但很明顯,那些在聯合國寫這個報告的人,他們自己很可能是傳統的肉食者。所以,它引起了我的關注。於是我開始給一些政府首腦寫信,你們可能會認為,我是一個素食者,不過是在嘮叨我的個人愛好。我要說的一個事實是,這不是我寫的,而且這些資料已經被聯合國證實。自那時起,有更多的研究和報告發表,在紐約時報、最近的泰晤士報頭版上有此類主題。所以我個人認為,有一種迫切要做些什麼的需求。

為什麼有這種需求呢?正如帕卓里博士指出的,主要是因為,畜牧業排放的溫室氣體比所有交通工具排放的還要多,包括汽車、飛機、火車、貨車。我們以前曾認為它們才是的罪魁禍首。但是,這些數字說明,畜牧業排放得更多。接下來要說的是,森林砍伐──據說每分鐘有6個足球場大小的森林在消失,即砍伐森林用於放養動物或種植飼料。關於水,一個漢堡消耗的水可以沖4個小時的淋浴。

這些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事實。我希望這些都不是真的,因為,如果我們能繼續這樣維持下去,就太好了,我們不必為此煩惱了。但讓我感到不幸的是,這是真的。這就是我今天來這裏的原因。牲畜消耗了8%的世界用水,畜牧業是水污染的最大來源,這包括動物糞便、抗生素、激素、皮革廠的化學污染(諸如此類的地方)、種植飼料用的化肥和殺蟲劑。動物飼料本身在交通和土地利用方面有很高的碳足跡。1/3的穀物和90%的大豆用於餵養動物。1卡路里圍欄育肥的牛肉要消耗40卡路里的化石燃料,而1卡路里植物蛋白只消耗2.2卡路里。

再讓我們來看牛的排放。因為牛胃的工作原理,我們都知道他們要反芻,這導致打嗝。因此他們會排放甲烷。我知道你們可能都知道這些,但我還是想再讀一遍。甲烷分子吸收的熱量是二氧化碳的21倍。它們在大氣層中會停留9到15年。所以甲烷的危害很大。這些資料登在2002年的《科學世界》上。而且,畜牧業還排放很多一氧化二氮,它的溫室效應是310倍,在大氣中停留114年。這些溫室氣體在今天排放出來後,會從現在開始破壞氣候。

那麼,我們能做什麼呢?我認為人們對能做什麼這個問題感到非常困惑。人們想有所作為,做重大改變,但他們並不知道怎麼做。而我們的活動是“每週一天無肉日”。這實際上並不難。當你真的開始這樣做的時候,你會發現很有好處。所以我們建議“週一無肉日”。當然,哪一天都可以。讓我感興趣的關鍵是這個理念非常具有可操作性。如果你跟人們說“吃素”,對大多數人來說非常難──你需要有激情,你要對此有足夠的關注。但我認為,如果你建議人們吃素一天,大家知道,多數人在週末會放鬆一下,而在週一會去健身房。所以我建議他們在週一天也不吃肉,這也許是最合適的一天。

例如,過去我們不回收垃圾,我們對此不感興趣,但現在,這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混合燃料車過去對人們沒有吸引力,但現在,它非常流行。所以我想,我們需要做的,就是要給大家一個答案。我建議一天無肉日,可以讓個人減排相當於1千英里(1600公里)汽車的行程。讓我感到高興的是,這些都已經發生了。我們有一個好榜樣,根特市有了自己的無肉日。在美國,巴爾的摩市的學校有8萬學生有一天的無肉日。在瑞典,現在他們開始在食品上標注環境的傷害率,給消費者一個選擇──告訴你,這個漢堡會傷害大氣層多少量。所以,至少可以讓消費者他們看到商品後,說,“好,我也許不需要買這個”。這就給了他們一個做出明智和負責任的選擇機會。

巴西無疑是一個肉食出口巨人,但在巴西的聖保羅,他們甚至也有一個無肉日。在英國,有不少學校現在開始參加這項運動。我曾跟一個校長談話,向她建議此事。她當時有些擔心,父母會認為她強迫學生。但她之後並沒有得到類似的回饋。事實上,父母們對此感到非常高興,因為每個人都願意有所作為。孩子們也願意做,因為這關係到他們的未來。我們總認為孩子們小、愚蠢,但他們並非如此,我們都知道他們並非如此。他們懂得這是他們的星球,他們會繼承這個星球。而且,如果我們把這個星球搞得亂七八糟,他們就得去清理。所以參與這項活動的孩子們知道這些,他們接受這個理念,這是他們的星球。作為父母,我們要盡力在多方面為我們的孩子們努力做。在這方面,我們要考慮我們對未來的責任。我們要為我們孩子的未來承擔責任,我們欠他們很多。

正如帕卓里博士所說的,健康是另外一個方面。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會曾呼籲減少紅肉消費。所以這涉及孩子們的未來和成人們的健康。

那麼,歐洲議會,還有世界上的其他政府,可以做什麼呢?我建議他們可以鼓勵並指導人民減少肉食消費。因為現在有一個新的道德理由,而且這是個不能輕易忽視的道德理由。這不再是個人的選擇,它將影響整個的星球。我們必須用這種方式考慮。過去,當出現危機的時候,議會和人民會有所應對,問題就能解決。例如,如果許多年以前,在倫敦,或者在洛杉磯,以我的情況是在倫敦,我在那裏長大。每年冬天報紙都會有倫敦煙霧的照片,煙和霧,他們稱之為“黃色濃霧”。這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關係,你只是不能看見自己手。我們知道這些,當死亡率上升後,當所有人瞭解它對健康的危害後,就會去清理。現在你們如果去倫敦,會發現它是一個清潔的城市。這是一個例子,如果想做就能做。又如,在公共場所抽煙的問題。我在一個充滿煙的房間裏長大。家裏沒一個地方是沒有人抽煙的。我沒有覺得有什麼。我的父母都抽煙,我母親死于癌症。我對抽煙沒有任何意見。我自己曾抽煙很長時間。但是,一旦醫學說這與所有的疾病都有關,而且被動吸煙也被認為如此的時候,我們就要做些事情了,政府也必須要做些什麼了。現在,我們接受在室內抽煙是不准許的。你必須到外面去抽煙,我們服從了。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它還不被廣泛認同,但將來會的。所以為了這個星球的未來,我認為政府和議會,在這種情況下,可以鼓勵、告知和幫助人民瞭解,一天無肉日是多麼容易。

 

106040_medium

 

另一個問題是,要幫助農場主,因為這一直是一個問題。如果少生產肉食,會損害農場主的利益。但我再說一遍,政府和議會曾幫助農場主應對這種情況。在歷史上一直是如此。我們曾改變做事的方式。我認為現在需要做另一次改變。你們要告訴農場主種什麼,怎樣用不同的方法保持原有的生產水準。我們必須要適應新的情況。我自己靠有機農場維生,在多年前,我決定轉向有機產品時,我周圍的農場主跟我說:“你很愚蠢,這不好,不會成功的”。現在,他們不說這些了。他們同意了,因為他們知道有機食物有好的價錢,所以他們之中的許多人改變了。我認為這是秘訣。

所以,我今天在此建議,第一步是週一無肉日,讓人們從簡單入手。這也不是一個新的理念,這種事情在過去曾發生過。1947年杜魯門總統在對美國人民做第一次電視演講時,談到歐洲的危機時說,美國人民要幫助戰後的人們。他們要提供食物援助。他建議人們在1947年間,週二不吃肉,他還進一步建議,週二不吃家禽和蛋類。這確實發生過,我們忘了,在歷史上發生過的。

我認為我們應該關注世界的貧困,有14億人處於極端貧困之中。這是一個非常緊迫的社會問題。我認為,我們可以做的最好辦法就是減少肉食消費。我與艾爾·戈爾談論過此事,他有關全球暖化的思想廣為人知。我問他是否願意給我什麼話,在今天可以念給大家聽。他非常爽快地給了我。他說了大量關於氣候危機的事實,全世界飲食的肉食不斷增長,特別是危害生態的工業化農場中飼養的動物。他們不讓動物放牧,終止植物和動物之間的自然關係。生產一磅蛋白質平均消耗6000加侖水,並產生大量的酸性動物糞便。它們不能用做肥料,必須當成有毒廢棄物來處理,否則會對本地的水和空氣產生威脅。戈爾說:“雖然我不是一個素食者,但我承認醫學證明,全世界紅肉消費的增長與心血管病的患病率增長相關。”

為了所有這些原因,旨在改變全球飲食趨勢的週一無肉日運動,代表著責任和受歡迎的全局戰略的一部分,它能減少溫室氣體,並同時改善人類的健康。

總而言之,我們敦促你們,每一個人,盡力為你們的人民,為他們的孩子,以及為了他們所繼承的星球,實行一天無肉日!謝謝!

IPCC主席拉金德拉·帕卓里博士的發言:

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各位議員、媒體記者、朋友及同仁,我非常榮幸能有這個寶貴的機會,在此與各位共聚一堂,探討一些對人類的未來,以及這個星球上所有物種的福祉都至關重要的事情。我個人堅信,目前氣候變遷的問題,已經嚴重到不能再忽視的地步了。哥本哈根大會下周即將召開,希望我們能達成完善的協議,世界各國都能夠有所作為,做出應有的改變,不僅在適應氣候變遷的衝擊方面,也應該在一定期限內減少足夠的碳排放量,使氣候問題真正得到解決。

現在,我相信,除了政府、民族和國家可以採取行動以外,作為人類和社會成員的個人,我們也可以憑自己的能力做出很大的貢獻。聖雄甘地曾有一條非常重要的人生準則,他常說:“如果你希望這世界變成什麼樣,那請首先改變你自己!”當人們問起,他想給周圍的人傳遞什麼訊息時,他回答說:“我的生活就是我的訊息。”因此,如果我們相信必須要採取行動,來緩解日益嚴重的氣候變遷危機,我們就要儘快採取行動。這不僅關係到我們的子孫後代,也關係到我們當下的生活。

我想重點討論畜牧業,這是一個可以實現重大轉變的部門。我不是在提出什麼激進的建議,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可以肯定,如果我們開始著手減少畜牧生產這個特殊部門的二氧化碳排放,我們就一定能取得很大成效。

我們為什麼要關注這個部門呢?因為,實際上農業排放的80%是來自畜牧業。而且,據糧農組織的調查,所有人類活動產生的溫室氣體中,約有18%來自於畜牧業。因為在這些溫室氣體中,有些氣體在大氣中存在的時間很短。因此,如果以100年的時間尺度計算,畜牧業產生的二氧化碳只占9%,相對其他溫室氣體,這是一個很小的比例。其他氣體有甲烷占37%,氧化氮占65%。所以,這個產業對環境的危害真的非常巨大。根據糧農組織的報告,畜牧業已經成為導致嚴重環境問題的兩三個主要因素之一。它應該成為一個主要的關注焦點,在涉及土地退化問題,以及畜牧業的生產環節與氣候變遷和空氣污染有關聯。而且它還導致了水資源短缺、水污染和生物多樣性喪失。

因此,畜牧業是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土地使用者。事實上,畜牧生產佔用了70%的農業用地和30%的陸地面積。在過去的幾十年當中,有幾個國家的部分地區,都曾試圖擴大肉製品的生產。例如,原來曾是亞馬遜森林的土地,有70%已被牧牛場佔用,動物飼料作物的種植也佔用了其餘的很大部分土地。

你們可能還記得,就在不久之前,拉丁美洲的一些國家,曾飽受嚴重的外匯危機之苦。於是他們都做了些什麼呢?他們決定大規模生產牛肉來滿足不斷增長的全球需求。這導致大量森林被砍伐,作為牛和其他動物的牧場。

我不得不要提醒您關於該行業對水資源的大量消耗。例如小麥,生產1公斤小麥需要約1300升的水,大米3400升,家禽3900升,豬肉4800升,牛肉15500升。因此,在一個要遭受氣候暖化衝擊的世界上,必將導致全球多個地區嚴重缺水。我將給您一個IPCC的預測數字:到2020年,僅非洲國家就將有7千5百萬至2億5千萬人,生活在因氣候變遷而導致的水源緊缺中。因此,如果繼續縱容肉製品生產如此發展下去,那麼,我們一定會增加水資源不足和水源緊缺的嚴重程度。

我們還應該看到,儘管全世界有為數眾多的人營養不良,他們沒有足夠的食物,但是大量的食物──現今生產的穀物糧食進入肉類生產和牲畜業其他產品的生產環節。如果情況不是這樣,這些糧食大部分都會用於保障全球的糧食安全,人們將能夠得到更好的營養。

世界1/3的穀物收成和超過90%的大豆蛋白都用於飼養動物。這是多麼大的數目。基本上都是喂動物,而不是給人吃。

而且,肉類生產的效率極為低下,我還要告訴大家,生產1公斤牛肉要消耗10公斤多的動物飼料,而這些飼料本來應該是食品用糧。如果我們用大豆來對比,一個豆腐漢堡包的二氧化碳排放比等量肉漢堡的排放少10倍。

讓我再介紹一下,較低的肉類消費還會帶來巨大的健康利益。在與世界各地的觀眾交談時,我總是強調:減少肉類消耗將有利於你的健康以及地球的健康。讓我感到特別高興的是,幾個月前,就是在這個國家根特市的一項活動中,我發表了一篇演講。此次活動啟動了一個運動:每週一天的無肉日。我也非常願意提倡保羅·麥卡特尼爵士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宣導的:我們應該每週選一天作為無肉日!

今天,有200億農場牲畜和家禽需要餵養,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2006年,農場主生產了2.5億噸肉,是20世紀50年代的5倍。我認為我們的父輩和祖先是相當強壯和健康的。因此,沒有理由說,肉類蛋白是人類健康的必要條件。事實上,當聽到這個說法時,我告訴他們,我想請你們請教兩位非常好的植物性飲食專家。一個是叫做大象的物種,另一個是叫做馬的物種。它們從植物性食物中獲取需要的所有營養。

我想以此作為結束:縱觀整個歷史,有大量非常著名的人士喜愛素食飲食。我想引用幾位的話給大家。愛因斯坦說:“沒有什麼能比選擇素食飲食更有益於人類健康,更能增加人類在地球上的生存機會的了。”順便提一下,在《柳葉刀》雜誌上已經有一篇相關的研究發表,相信你們會聽到更多。列夫·托爾斯泰說,如果一個人認真尋求正義的生活,他應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杜絕動物性食品。而保羅·麥卡特尼爵士,他會說更多,雖然他也在這裏,但還是想引用一下他的話“素食主義一舉多得,照顧到這麼多方面──生態環境、饑荒、殘忍。”

那麼,請允許我從緩解氣候變遷的角度提出如下主張:這是一個非常簡單、有效、很快見效的解決之道,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出貢獻,使我們的後代免遭氣候變遷的危害。作為最後的結束語,我想說,如果我們照現在這樣的模式繼續走下去,氣候變遷的影響,就像我於9月22日在聯合國對一百多個國家政府首腦所說的那樣,會導致世界很多地區的社會、政治、經濟生活的混亂。我個人的評估是,約12個國家有變成“垮掉的國家”之危險,如果這種情況真的發生,人類社會的每個方面都會被牽連。因為這些“垮掉的國家”會非法出口毒品、武器、輸出恐怖主義和非法移民。因此,必須認識到,我們都在同一條太空船上,如果我們要保護地球的氣候、穩定溫度的增長,也就是說,控制在2°C以下,那麼我認為,要利用一切手段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我再一次向各位主張,削減肉類消費是達成目標的極為有效的方法。非常感謝!(翻譯:Enlight Yu)

20291_466754056696191_629813968_n

 

■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的發言:

謝謝保羅,非常感謝。無論你們支持與否,今天我們關注的問題是畜牧業,包括肉食消費,及其對健康與環境的影響。

我和保羅爵士與拉金德拉簽署了聯合聲明,作為此次聽證會的結論性宣言,聲明內容是這樣的:

“我們對歐洲議會召開此次聽證會表示感謝。隨著里斯本條約的生效,我們認為歐洲議會與歐盟國家應對解決地區性和全球性的環境問題共同承擔責任。尤其對氣候變遷問題,必須找出全球範圍的解決之道。”

所以,我們三人督促歐洲議員,對專家在此提出的建議做出回應,並鼓勵議員在減少肉食消費方面做出榜樣。

我們呼籲所有政府、出席哥本哈根會議和參加後續討論的代表們,針對畜牧產品對氣候變遷的影響,調整與農業、發展、環境和公共健康相關的政策。

我們呼籲地方當局、歐洲的一些自治市,乃至全世界,在員工中推行無肉日制度。

我們呼籲全世界人民,尤其是在發達國家,改變飲食,實行一天無肉日制度,這是遏制全球變暖最有效的方法

同事們,朋友們,今天為你們準備了特別的餐飲,議會中所有的菜肴有一半是無肉的,這就是開始。能在這裏開會我感到很高興,感謝觀看本次會議電視直播的觀眾們,感謝今天上午的發言人,感謝組織這次會議的每位元工作人員,包括餐飲服務人員。在這裏我要特別感謝最後發言的兩位,一位是拉金德拉·帕卓里博士,另一位是保羅·麥卡特尼爵士,非常感謝! (翻譯:木仁)

■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糧食權特別報告員奧利維·德·叔特(Olivier De Schutter)的發言(摘要):

非常感謝受邀請參加這此歐洲議會的聽證會,商討有關飲食選擇對全球糧食安全和食物權的影響。

舉行這次討論的時間可謂最佳,原因有兩個。首先,2007-2008年全球食品價格危機,使人們對重新思考我們的農業系統有了新的和前所未有的興趣。因此,等待我們的將是巨大的變化。對農業的外來直接投資從20世紀90年代的6億美元躍升至2005-2007年期間的每年30億美元。這是可喜的發展。農業投資對減少貧困有重大影響。糧食系統之所以經歷今天這樣的危機,原因之一就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農業投資嚴重不足。然而,我們不僅關心對農業投入多少資金,而且還要知道應支援何種類型的產品,它們對收入有何影響,對環境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第二,各國政府越來越意識到氣候變遷與糧食安全的關係。正如我們最近已看到的,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的東非、印度或中美洲地區,氣候變遷已經威脅到整個區域維持農業實際生產水準的能力。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以及亞洲部分地區,氣候變遷將影響降雨。這將使乾旱更加頻繁並使平均氣溫上升。可用於農業生產的淡水會減少。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估計2000年至2020年,非洲南部雨養農業的產量會下降多達50%。總的來說,與2000年的生產水準相比,21世紀80年代全世界的生產能力將至少減少3%,如果預期的二氧化碳施肥效果無法實現,生產能力最多將減少16%。這些損失對非洲和拉丁美洲來說特別重要。

儘管這些結果聽起來很嚴峻,但它們還是太樂觀了。它們沒有考慮更頻繁的極端天氣影響,如洪水和乾旱,這些都是氣候模式不斷變化的最直接表現。它們沒有考慮海平面上升可能會污染沿海的淡水蓄水層。再有,它們也沒有考慮,由於灌溉水資源的匱乏使農業生產有縮減的風險。然而,如喜馬拉雅山大冰川的融化,可以增加河水氾濫引發的洪水,而同時會影響中亞和南亞人民的水資源:到21世紀50年代,受影響的人口可能多達10億多,作物可能減產達30%。最後,土壤正以驚人的速度退化。

雖然農業是氣候變遷的受害者,但農業顯然也是罪魁禍首。因此,考慮環境因素對農業的投資方向是至關重要的。不可持續的農業形式和不可持續的消費方式正加速全球變暖的趨勢。現代農業每年溫室氣體排放占總排放量的14%,土地利用的變化,包括砍伐森林以開發農業用地,則另外又占總排放量的19%。儘管森林在捕獲二氧化碳中起重要作用──它們存儲著陸地碳的45%──他們目前還在被大規模摧毀。

可是,在全球糧食安全的國際討論中一個幾乎是有意回避的問題是:富裕國家消費模式的影響。我們現在面對的情況,其原因部分來源於這些消費模式。我們所吃的食物決定了我們食物的生產。畜牧生產的增長,源於我們對肉類的需求,這造成了未予考慮的巨大負面效應。在來自農業的14%溫室氣體排放中,化肥占38%,畜牧業則占另外的31%。如在2006年的研究報告《畜牧業長長的陰影──環境問題與選擇》中,糧農組織指出,若考慮砍伐森林開闢牧場,畜牧業總計占溫室氣體排放的18%,比運輸業的排放約多一倍。放牧的土地加上專門生產草料和飼料作物的耕地占所有農業土地的70%,或大約30%的地球陸地面積。僅放牧用地就相當於26%的無冰地球陸地表面積。牧場的迅速擴大,特別是在亞馬遜地區,是砍伐森林的主要原因。生產飼料作物的專用地總面積,特別是用於種玉米和大豆的土地,占全部耕地的33%,而這些專用地還在迅速增加。

這不是對稀缺自然資源的最佳利用。今年早些時候,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表了一份“環境在避免今後糧食危機中的作用”的報告。它指出,減少工業化國家肉食消費並在2050年將全世界人均肉食消費限制在2000年的水準:37.4公斤,這樣每年將節省約4億噸的穀物供人食用。這足夠12億人一年的熱量需要。如果一切照舊不改變,到2050年,每年將有15.73億噸的穀物不能用於糧食,其中至少有14.5億噸將作為牲畜飼料──足夠約43.5億人的熱量需要。

這些並不是牲畜數量增加對環境僅有的負面影響。放牧過多的牲畜,如山羊和牛,剝奪了土壤的植被使其受風水侵蝕。根據糧農組織的統計,全世界牛的頭數已從1950年的7.2億增加到2001年的約15億。同一時期羊和山羊的頭數從10.4億擴大到17.5億。自1950年以來畜牧業生產的增長已導致全球嚴重的過度放牧。自本世紀中葉,20%的全球牧場,約680萬公頃,已因過度放牧退化。

……

無論如何,我知道我們不能定一個糧食生產的確定目標──例如,為了要增加2億多噸肉類產量,以達到2050年4.7億噸的年產量,這是糧農組織關於2050年如何養活世界的高級專家論壇中定下的目標──他們沒有質疑需求的發展趨勢,尤其是當流行病學不斷提醒我們,飲食肉類化給大眾健康帶來的問題

我熱烈歡迎今天發起的討論。當禁忌解除時,當最大膽或是最開明的人,敢於提大多數人不願提的問題時,人權才能有所進展。因此,我想感謝歐洲議會議長捷西·布澤克(Jerzy Buzek)和副議長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召開這次聽證會,我期待著將來與歐洲議會一起探討這個問題。 (翻譯:Jennifer Wang)

■ 英國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阿蘭·丹古博士(Dr. Alan Dangour)的發言(摘要):

非常感謝。非常感謝邀請我來發言。我很榮幸到這裏。

我們生存需要食物。但是我們需要多少食物?什麼樣的食物?總體上,我們的飲食應該是怎樣的?

到目前為止,這主要是像我這樣的公共衛生營養師和政府食物和營養政策制定者的問題,他們為消費者提供促進健康需要吃什麼食物的指南。飲食和疾病之間的聯繫非常明顯地說明公眾健康仍然必須是制定國家和國際飲食指南的首要考慮,但現在很清楚,對健康飲食的辯論和研究需要相當廣泛的參與。

長久以來,科研與政府部門分離,研究結果累累而政府則沒有應用。迫在眉睫的氣候變遷危機正使這一切發生改變,並要求我們制定策略以確保人民能夠有既健康又可持續的飲食,這是現在必須要考慮的焦點。

農業部門占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10%至12%。大量額外的排放來自於與農業相關的土地利用的變化,如森林砍伐。農業部門的排放量預計還要增加一半,到2030年農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比現在要多出50%。

但我們做不了什麼嗎?我們需要食物,不是嗎?而農業部門,即農民們,為我們提供食物。

那麼,我們現在必須再次問這樣的基本問題。我們需要多少食物?如果真想阻止氣候變遷,我們需要生產和食用什麼樣的食物?

這些重要的問題將農業、食物和健康與氣候變遷聯繫了起來。

今年年初,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負責協調的國際科學家小組,開始著手試圖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制定了可能的策略以達到所建議的,到2030年糧食和農業部門溫室氣體的減排量。而後,我們首次量化了這些策略對大眾健康可能產生的影響。

這是個“思想實驗”,試圖確定主要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而制定的政策是否會同時給健康帶來利益。我們的工作最近發表在很有名望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

我們先假設農業部門的溫室氣體減排量需要與其他部門,如交通運輸的減排幅度相同,我們的估算是根據英國的排放資料和飲食攝入量資料。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據糧農組織所做的估算,畜牧生產占農業部門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4/5,因此畜牧生產自然成為我們工作的主要重點。雖然農業生產的所有部分都有可能改進效率,如減少浪費等,但直接調整畜牧業生產規模,可能是減少農業部門溫室氣體排放的最恰當的方法

……

回到我們工作的話題。農業部門多年來一直在努力提高效率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而且已取得一些重要進展。然而,最新的估計顯示,這些現有的策略,如糞肥管理和通過土地使用管理來改善碳捕獲,遠遠低於英國政府的減排目標。我們估計,要滿足英國畜牧部門的溫室氣體排放目標,除了現有的策略,還必須削減英國畜牧業總體生產的30%。

但是,我們主要關心的不只是制定一個可能的策略,以滿足該部門溫室氣體的減排目標,而是也要估計這一策略對大眾健康的可能影響。因此,我們認為,畜牧業生產削減30%將導致畜產品,特別是動物性飽和脂肪消費的相應下降。

我們使用的現有資料是,飽和脂肪的消費與成人患缺血性心臟病風險的關係。缺血性心臟病是高收入國家最常見的死因,實際上全球每年有700萬人死於此病。我們估計,動物性飽和脂肪消費減少30%會大大減少(幅度約為17%)英國成年人因心臟病過早死亡的人數,相當於英國一年一萬八千人免於過早死亡或減少3%的總死亡率。

總的來說,我們確定了英國農業部門達到溫室氣體排放指標的策略,即降低畜牧生產,而且我們估計,如果這一策略的實施也使動物性飽和脂肪消費下降,它會對大眾的健康大為有利。

這是條非常好的新聞消息,一項對環境和公眾健康都好的政策,一種難得的雙贏方案

更重要的是,我們只研究了飲食與健康的一種關係。減少畜產品消費可能對健康還有更多的益處,如會減少某些類型癌症的發病率。顯然,我們也承認我們的估算中有不確定因素,它只能看作是,主要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而制定的策略所帶來的大致健康利益。

……

這一建議的現實性如何?轉變大眾消費模式的可能性又如何?

在英國,據估計成年男性每週吃的肉和肉類製品超過1公斤。是否有必要吃這麼多?這顯然對健康是沒有必要的,而事實上,正如我已經指出的大量畜產品的消費會造成健康不良。

這樣的肉類消費水準高於國家飲食推薦量,而且據最近的估計,嚴格依照國家營養指南的飲食,一年可以降低英國多達200億英鎊的醫療費用。

為了環境,有幾個國家的人民已經接受了減少動物性食物消費的挑戰。在這裏,比利時根特的公務員們承諾一週一天不吃肉。瑞典飲食指南明確建議,為減排溫室氣體,應減少肉食消費。瑞典的食品現在也列出了相應的碳足跡。

這是解決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的大膽和至關重要的第一步。我們迫切需要更深刻地認識我們所有的行為,包括我們食物的選擇所造成的氣候代價。

各國政府和消費者都面臨艱難的抉擇。

但可以肯定的是減少肉食是一個非常小的代價。 (翻譯:Jennifer Wang)

主要來源:歐盟網站

http://www.savetheplanet.org.cn/big5/activities/aroundworld/lessheat.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兒 的頭像
雲兒

雲兒的部落格

雲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